拧不动瓶盖

随手#3
拍叶子和阳光的组合上瘾了:)

    “伊利亚死了。”
    阿尔弗雷德宣布了判决。
   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混沌,紧接着替换上探究。他微笑着,身体后倾,靠在椅背上,显然是在等我发表意见。
    我当然不会让他看出什么。
    手上的茶杯未做停滞,递到了他面前。
    “我已知道了。”我点点头。
    他接过茶杯,仰头喝下的同时还抱怨着怎么不是可乐。
    我没理他,他这反应说明他没看出什么他希望的东西。
    只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。
    我的右手无名指稍微屈了一下。
    那里空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











>>>>
临时起意的段子。
考虑一下扩成短篇好了。
不要脸占个红色组tag【苏总只存在在对话里……